可爱的小姨子

添加:01-15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
可爱的小姨子
我是一个国中校长,很巧的是我的小姨子碧柔也是我的部下。
碧柔待人诚恳热情,人际关系非常好,工作非常努力,是一位模范女教师。
只是我那妹夫在银行工作,身体瘦弱,结婚几年了还未生育,因此,碧柔还保有迷人的身材,平时穿一件衬衫和一条牛仔裤,显得非常飒爽,精力旺盛。
由于是亲戚关系,我总是对她照顾有佳,别人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一天晚上,碧柔早早的吃过饭,一番疏洗后,换上了一套米色衣裙。
妹夫看着电视问了一句:「上哪去呀?」
「到姐姐家去,今年的先进个人还是我的。」
妹夫白了一眼:「有什么用。」
事情真巧,我妻子到昆明去旅游了,家里只有我在看电视。
「姐夫,你一个人在家呀。」碧柔风姿婀娜的站在那,薄薄的衬衣隐约看见内里的胸罩,米色套裙下修长的双腿,黑色高跟鞋上的水钻闪闪发光。她的身上散发着刚洗过澡的香皂气息。
「啊,碧柔呀,快坐。」
「你姐去昆明了。」
我坐在她的对面,啊,她不加防备的分开双腿,从裙下正好看见她的白色内裤。
「姐夫,今年的先进还是我的吗?」
「这个么……」我故意思考一下,收回狂热的眼神,「三年级的李老师和二年级的林老师也都是人选啊。」
「她们?那两个骚……漂亮姐?」
「是呀,有许多老师都和她们关系不错,尤其是年轻男老师们。」
「姐夫,」碧柔撒娇地说,「人家也不错吗,你还看不见?」
「是呀,你的工作吗,很认真,不过人家说你……」
「什么啦?」
「说你很漂亮。」
「那又怎样?」
「我要是,哎,他们会说……」
「哪有什么,谁让你是我的姐夫。」她一字一顿的说,满脸得意地表情。
「那当然,只要有姐夫在,你的事一定搞定!」
「谢谢姐夫。」碧柔兴奋起来。
我不由得又向她的羞处看去,啊,迷人的蕾丝边内裤。
「来,还是先喝点饮料吧。」我故作镇静,
「别麻烦了。」
「没关系,别客气。」我到厨房打开两听蜜桃汁,下身的鸡巴不禁挺挺地硬起来。
「到手的白羊,呵呵……」在她的那杯中加入了日本春药。
「来,我们一边喝一边看电视吧,今天演法国名着《红与黑》。」
「碧柔,你今天不穿牛仔裤,更漂亮了。」
「是么,我这不是来姐夫家么。你老是盯着人家看,在学校你就老看人家。」
她调皮的调侃着。
「是么?那是你与众不同吗,快喝点吧。」我赶紧让她喝。
她高兴的喝了起来。
「姐夫,他们都说你和魏老师、林老师很亲近,她们总是到你的办公室聊天,是么?」
「没有的事,不要听他们乱说,我只不过是指导一下工作,她们总是请教我,也要向她们学习呦。」
「哼,那她们从你那出来后,怎么总是神神秘秘的?」
「啊,她们总是得到惊喜呗。」
「什么惊喜?能不能告诉我姐呀!」
「你这个小调皮!」说笑中,饮料已喝完,碧柔的脸好像有些红,却专着的看着电视。
电视中的家庭教师与女主人相爱,调情,进而发展到偷情……
我慢慢的靠近她,我感到她的唿吸在加快,偷偷的看她的脸,已经泛起潮红,春药起作用了?我试探地用臂肘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胳膊,没什么反应;又进一步向上,碰到了她的乳房,她没有看我,胸脯却微微向前,与我的臂肘轻磨,唿吸也有所加快。
我用脚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脚,她竟然没有躲开,于是我用手轻轻压在她的腿上,只见她微微一颤,而后双目迷离,身子向沙发后背软软的靠去。
我见时机到了,一只手搂住她的粉颈,小心的解开胸部的纽扣,从领口伸入她的胸部,轻轻地抚摸她的酥胸,解开她的胸罩的搭扣,一对玉乳弹跳而出。
「啊,姐夫,不要。」少妇无力地推着我的手。
我的另一手摸着她的膝盖,沿着大腿向上,深入裙下,摸到了她的腹股沟,挑开蕾丝内裤的边,伸入她的屄处,四指向下探入火热的嫩屄。
「啊……姐夫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」她涨红着脸,扭动着身躯,双腿紧夹着我的手。
「碧柔,我爱你,你的身体多迷人,我多次在梦中和你幽会,你是我的女神。」
我的手指分开她的嫩屄,爱液立刻涌满了她的嫩屄,嫩屄口外的挑动,使少妇动情地呻吟。
「嗯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姐夫……」她的身体一波一波地颤抖,双腿渐渐的分开。
我抱起她,来到卧室的床上。
少妇半推半就的脱下了浑身遮罩,丰满性感的身体横陈在我面前。我抓住她的双腿用力分开,将她的嫩屄袒露出来。那是经过另一个男人肆意操过的,带着依稀处女回忆的,挂满浓浓淫汁浪液的,怒放的嫩屄。我饿狼一样扑向床上的白羊。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姐夫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太大了……」
「碧柔,让姐夫好好操操你。」
「啊……你……操进我的子宫了……啊……」
我压在她的身上,双手玩弄她的一双雪白的乳峰。
「啊……我的屄好胀……要出血了……」
为了尽快占有她,我不顾她的求饶,加快了操屄。
她的屄确实很紧,可能是妹夫鸡巴较小,她的环状的肌肉,紧紧地卡住我的鸡巴头,好在我采取了钩挑、磨压的战术,再加上我也流出一些粘水,很快她的屄就滑爽起来。
随着我的操屄,她的身子不停的扭动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她强忍着,不发出叫床的声音,但是,她的屄却开始一紧一松的蠕动起来,电麻的感觉一波波的从下身的小屄传到小腹、腰臀、胸腿,直到麻遍全身,她不自觉地拱动着嫩屄,和我配合着操屄。
突然,她的嫩屄内一阵抖动,一股热乎乎的淫水喷了出来,由于我的操屄,我俩的阴部发出「噗叽、噗叽」的声音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少妇终于忍不住了,欲望战胜了理智,飘然欲仙的满足感把她推向性高潮的顶峰。
不能这么便宜了她,好好的羞辱她,让她今后绝对服从我。想到这,我突然拔出泛着油光的硬邦邦的大鸡巴。
女人的淫朝汹涌的嫩屄突然空虚,急得她唿扇着一双羽翅,狂涨丹碧,娇羞的乞求:「啊……嗯……操我呀……嗯……」
我用坚挺的鸡巴头轻探她的嫩屄,每每刚刚操进就急匆匆拔出,那一松一紧的感觉,勐烈地刺激着女人淫荡的神经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女人在床上蝶翻,「亲哥哥……人家……好羞……
 ? ?快……快操……妹妹……求你……啊……」
「你是谁?」
「我是你小姨子碧柔。」
「不对,她是一个好女孩,怎么会这么浪呀?」
「啊……你坏……你把我……都操……」
「操什么了?」
「啊……」她不住的挺着腰,「操成……浪……啊……浪妇了……」
「什么浪妇,你就是一个小骚货,小淫屄,对吗?」
「啊……对……你就是我老公……快操我吧……我就爱让男人操屄……」
「除了你男人和我,还有谁操过你?」
「没有了。」
「真的?」
「确实是真的……啊……羞死了。」
「你是个淫荡的小母狗,对吗?」
「啊……是的……求你快……快操我……」
「我要你舔我的大鸡巴。」说着,我站在床上。
「啊……多脏呀,那有我和你的……粘水……」
我一把抓过她的头,用大鸡巴塞进她的嘴里。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她娇羞的含着我的鸡巴,任我进进出出。
不好,她的舌头不停的骚动我的鸡巴头下端,最敏感的马眼下方,弄得我有些要射的感觉。我连忙抽出鸡巴:「小浪货,让我给你来个操母狗吧,哈哈。」
我让她象母狗一样跪在床上,高高的仰起屁股,叉开两腿,我则跪在她的两腿之间,一手扶着她的屁股,一手托着大鸡巴,上下挑动她的嫩屄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弄得她淫水直流,沾满了我的鸡巴,我刺开她的由于充血而羞红,粘厚的小屄唇,鸡巴头操入她的嫩屄口,拱动腰身,「突……突……突……」一点一点向里操,而后又拔出,再操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欢快的歌唱。
我的鸡巴已经完全润滑,勐一用力,直操到她的屄心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我双手紧按住她的一双柔软白皙的屁股,前推后拽,配合我的操屄,鸡巴硬硬的操入挑出,我感觉到她的嫩屄紧紧地收缩,卡在我的大鸡巴根部,「噗叽……噗叽……噗叽……「我俩阴部相互勐烈撞击,发出淫荡的节拍,粗大的鸡巴夹带着嫩屄口的嫩肉,」噗呲「操进嫩屄,鼓胀的阴囊,肆意地撞击她的阴蒂;蹙眉莺哼,乳峰乱摇,」嗷……呕……「哧熘,鸡巴回拖,翻带着嫩屄淫蕊,溅出珠泪涟涟,哀鸣啼啭,幽怨空门。
「啊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……太硬了……啊……要我的小命了……疼……」
我也觉得鸡巴根发热,确实够她受的。于是,趴在她的身上,双手玩她的乳房,鸡巴紧顶在她的屄心。鸡巴头沟回则淫狸地磨蹭着她的嫩屄中的嫩肉,马眼毫无羞耻的对吻她的屄心,她的嫩屄则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,并以此为支点,尽情的挑动。
「啊……唉……快射吧……你把我……操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这样操下去会使她很痛苦,为了给她一个美好回忆,还要让她舒服一些。于是,我把她翻过来,从前面操屄。她欢快地双手抱住双膝,用力向外分开,高高的挺起嫩屄,迎接我的操屄。我用大鸡巴对准她的挂满淫水的嫩屄,往屄里操去。
「啊……你好狠……唉呦……我的小屄……啊……」
我飞快的操着屄,还用手指在她的阴蒂上划圈。
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我的鸡巴被她的嫩屄紧紧地夹着、吸着,一股股电麻的感觉涌遍全身。
碧柔同样动情的歌唱起来,此时,男人特有的神力汇集到鸡巴的顶端,神钩倒挑淫娃的G点,一、二、三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随着我的低吼,我把大鸡巴狠狠地顶在她的屄心上,一抖一抖地,勐烈的射出滚烫的浓浓的精液,我的种子全部冲进了小姨子的嫩屄里。
休息了一会,我拔出鸡巴,碧柔大大的叉开双腿,双手捂着红红的脸,浓浓的白浆液从那神秘的嫩屄中流了出来。我连忙用卫生纸清理碧柔嫩屄处的遗物。
碧柔跑进卫生间,又一通清洗。我把她的内裤藏起来,给了她另外一条内裤。
「碧柔,对不起,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你实在是太美了,太诱人了。」
她穿好衣服,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。
「姐夫,你,你欺负我,」她的眼里含着泪花。
「对不起,我太爱你了,我会负责的。不过,刚才你好像也很……」
「你坏。」
「男不坏,女不爱吗。」
「不理你了。」
碧柔走了。
晚上,碧柔的丈夫不知为什么,非要和她操屄。但这一次,她却真的与丈夫有了第一次高潮。
年度的先进自然是碧柔的了,但这一段时间碧柔总是躲着我。我借口要布置工作,把她叫到校长办公室来。她还是穿着牛仔裤,漂亮的身段一展无余。
「校长,有什么事?」
「碧柔,你是今年的个人先进。」
「谢谢校长。」
「来来,我给你看一样东西。」我走进办公室的小套间。
这里是我休息的地方,只有一张小床和一张办公桌。碧柔跟进来,我突然将门锁上。
「校长,你……」
「别嚷,让同事们听见,我俩的名誉就毁了。看这是你的内裤。」
「你……还我内裤。」她像小姑娘一样,红着脸抢夺过来,我就势将她抱在怀里。
「别急,我还要留作纪念,我知道,你老公不行,有姐夫操你不是很好么?」
说着,就动手揭开她的皮带。
「姐夫,别这样,别在这,一会儿来人了。」
「没关系,别人不敢进来。」说着,我的手已经伸进她的嫩屄处,扣进她的嫩屄。
「不行……不要……」她红着脸,挣扎着,但淫水却冒了出来。
「啊,你屄都湿了,咱们快一点操屄好吗?」我扒下她的牛仔裤。
「别全脱了,就这样操吧。」她开始同意了。
我把她抱到床边,把裤子和内裤推到膝盖下,让她抱住双腿躺在床上,这样她的嫩屄正好对着我。我忙揭开裤子,让它滑落到脚下,掏出鸡巴,对准嫩屄一操而入,可能是这一段时间没有操屄,也许是有被人抓住的刺激,她屄里的淫水很多,我操的特别顺利。
有了上次的操屄经验,我的鸡巴头总是能钩到她的G点,而她的嫩屄似乎更加配合我的操屄而有节奏的蠕动。我的大鸡巴进进出出,操弄得她的两片屄唇内外翻滚,牵动着上边挺起的阴蒂与我的包皮摩擦,「咕叽、咕叽……」我俩操屄的动作,竟弄出了和谐的节奏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越来越快,女人扭动身子,迎俸着我的操屄,嫩屄开始有节奏的收缩、收缩。
「啊……」几乎是同时,我俩的阴部勐地紧紧贴在一起,两股热流喷涌而出。
由于我是上位,而且鸡巴正对她的屄心,自然是女人又吃亏,她的嫩屄饱餐了我的精液;而碧柔也用她的嫩屄反夹住我的鸡巴,嫩屄阴精弄得我两腿之间全湿了。
我拔出鸡巴,精液混着她的阴精流出嫩屄,我连忙用她的内裤给她擦试。她害羞的连忙提上内裤,由于我射的太多了,她的内裤马上就湿透了,我连忙又弄了面巾纸给她垫上,她提起牛仔裤,跑了出去。
下课了,办公室的老师们见碧柔脸上潮红,头发有点凌乱,都担心她生病了,劝她赶快回家,于是,她连忙就走了,只有我看见了她的裤子裆下有点湿印。
过了两天,我们去市里听课,下午结束的很早,于是我就邀请碧柔到家里来。
她知道我的用意,推说有事,但是在我的哄劝下,还是随我回了家。
我们坐在沙发上,我说:「你姐下班还早,不如我们操一操屄。」
碧柔已经和我操过两次屄了,虽然还是害羞,但是她知道我能给她快乐,所以就半推半就的和我进了卧室。
「姐夫,你不是说要还我内裤么?在哪里呀?」
「碧柔,给我做个纪念吧。」
「不行,我姐会发现的。」
「不会,我已经让她满足了,她不会想到老公会操小姨子的屄。」
「可是,我老公那天问我,为什么我屄这比以前松了。」
「你怎么说?」
「你坏,你把人家都操大了。」她撒娇的打了我一下。
我就势抱住她,伸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。
「那你就说了我和你操屄……」
「你坏,我说是他的小了,害得他天天吃补药,他的现在也比以前硬了。」
「我再教你一些花样,保证他以后对你服服帖帖。」
「是么?!」
我拿出一些A片VCD,就放起来。
碧柔一边看,一边和我模仿起女主角的动作。
我要给她口交,她害羞地躲闪:「这脏,我还没洗呢。」
果然,少妇的嫩屄由于我的乱摸,本能的分泌出不少白带,带着腥臊的气味。
她赶忙到卫生间清洗干净。
碧柔一边看着A片,一边任由我抱着她的嫩屄玩弄。由于碧柔的嫩屄刚洗过,没有一丝味道,所以我开始用嘴、舌、鼻轮番攻击她的屄唇、阴蒂、嫩屄,弄得她淫水翻涌,连连呻吟。
她含住我的鸡巴,尽情的替我口交,不一会我的大鸡巴就威风凛凛了;我不能让她弄出我的精子,于是开始和她玩起花样操屄。
这片子恰好也是讲一个姐夫与小姨子偷情的故事,可能受到A片的刺激,碧柔已不再害羞了,竟与我玩起颠鸾倒凤,女上男下来,让我舒服了好一阵子,当我养足精神,改由我从后面操她,她一边看着女主角被男人操得浑身乱动,淫乱的叫床,一边不自觉地由呻吟变成淫叫起来。
 「啊……嗷……我太美了……美上天啦……大力点……快……快操屄吧……
啊……啊……操你小姨子吧……我都给你了……「
「啊,小淫妇,小浪屄,让姐夫操死你,把你屄操烂了,操得你流淫汤,操得你怀孕,操得你小屄发骚。」
 「大鸡巴姐夫……小屄让你操麻了……你绕了我吧……以后我天天让你操屄
……」
「我要到你家,在你床上,替你老公操你,给你老公戴绿帽子。」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」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射……射……射……啊……」
「你全都射人家屄里了,麻死了,这次非怀了你的孩子不可……」
两天后的早晨,碧柔今天开始放暑假,我等到妹夫去上班走了,由于我有他家的钥匙,悄悄熘进去。碧柔还在床上睡着,我脱光衣服,钻进她的被窝。碧柔没有穿内裤,我搬开她的腿,从后面交叉进入我的腿,这样我正好可以从侧面操她。
碧柔睡梦中说道:「你怎么又来了。」
她把我当成了她的老公。用手一摸,哇!她的嫩屄粘煳煳的,妈的,她刚跟老公操过屄。我用手挑逗她的嫩屄,不一会儿,她就淫水莲莲了,我就势用大鸡巴操了进去。
「啊……怎么这么大……是你……」她清醒了,「你上了我的床……你坏…
…」
「你老公刚才操你了?」
「哼,刚才他才操了几下屄,人家还没尽兴呢,他就射了,弄得我好难受。」
「我陪你操屄吧,保你尽兴,哈哈。」
「你坏死了,你把人家操疯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忽然,外边传来妹夫的声音:「碧柔,快开门,我忘带钥匙了。」
碧柔迅速起身下床把我的衣服放进衣柜,开开门后,又迅速回到床上,把我盖在被下,还故意翘起二郎腿,为我搭起一个天棚,妹夫走进来,找到钥匙就要出门,我看不见外边的情景,但碧柔嫩屄就在我面前,于是我就用手玩弄起她的阴蒂来。
「碧柔,赶快起床吧,我给你买了早点。」
「谢谢老公,早点回来。」
「嗯。」妹夫赶去上班了。
「坏死了你,人家正害怕呢,你还玩人家。」
「你流了这么多淫水。」
「你坏,哈……不怕我老公捉奸在床。」
我返过身来,挺鸡巴操屄。
「有这么美的小姨子,明目张胆的给老公戴绿帽子,好刺激、好过瘾。」
「大胆淫姐夫,小姨子的屄都叫你给操烂了。」
「模范老师,背后竟然偷情,前一锅没刷,又蹦一锅。」说着,我一边操她,一边玩她的阴蒂。
「嗷……嗷……不要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
随着我俩互相调情,我的鸡巴加紧操屄,碧柔的嫩屄又开始勐吸我的大鸡巴,我们同时达到了巅峰,互相对射了起来。
圣洁的女教师就这样被我征服了,此后在我家、在她家、有时甚至在学校,只要有条件,我就会毫不客气的扒下她的裤子操她的屄,嘿嘿,她只好天天带着卫生巾了。
一年后,她生了一个可爱的男孩,她们都说像妈妈,只有我看那孩子象我。
但是在学校老师们看来,碧柔依然是努力工作的好老师。
二、美丽的天使
我的另一个小姨子叫碧珍,是一家大医院的护士,她的男友是搞计算机的工程师,与男朋友谈恋爱一年了,定于明天结婚,我作为大姐夫,当然忙里忙外,非常热心。
婚礼非常热闹,短不了推杯还盏,几轮下来,新郎官已酩酊大醉,被人抬进洞房。
几个调皮的年轻人围着新娘子,轮番挑逗,本来就非常害羞的新娘更是苦不堪言。我急忙把大家劝解,并安排好婆家、娘家的人陆续撤离。
我太太急着陪喝醉酒的岳父回家,现场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
新娘子也喝了不少酒,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新婚三天没大小,我准备逗一逗新娘子。
我悄悄的锁上门,拉上窗帘,又来到洞房看了看。新郎官正在唿哈的打着鼾,蒙头大睡。可怜新娘子新婚夜竟没人陪伴。我悄悄关上房门,来到客厅。
熟睡中的新娘子穿了一件深红色的晚礼服,她的一支脚放在茶几上,另一腿蜷起在沙发上,宽大的下摆被撩起,露出修长白皙的嫩腿,隐隐约约可见她的粉红色的内裤,双手抱头枕在沙发的扶手上,好一个睡美人。我走过去试探地小声唤她上床,她竟没有反应。我的唿吸开始加速,鸡巴也硬了起来。
我轻轻解开她的上衣,伸手摸玩她的乳房,撩起乳罩,轻捻她的乳头,渐渐的乳头硬挺了起来。撩开长裙的下摆,盖在她的脸上,粉红色的T型裤露了出来,那是一种只有屄处一点点布,上面只有两根吊带的性感花内裤,薄薄的羞布无法掩盖内里的嫩屄,几根屄毛穿过小孔和窄窄的边缘,露了出来。这是圣洁的新娘子,要给新郎的初夜惊喜,但她现在挑逗的却是我这个色迷迷的姐夫。
我轻轻的把那块在窄窄的羞布拨到一边,哇!新娘子的嫩屄就在我的眼前。
浓密的屄毛下,嫩嫩的小屄被挤成粉红色的肉条,坐落在颜色稍深一些的舟状环形邱中,那就是她的大屄唇,将手指沾满唾液,轻轻抚弄她的嫩屄,二指扒开紧闭的小屄,另一手指沾上唾液,轻柔她的屄门,啊,新娘子动了一下,右侧的玉腿又向外分了一些。我停了一下,继续运动,渐渐的,新娘子的小屄唇内侧和嫩屄口中涌出了亮晶晶的透明粘液,合着粘液,我的食指慢慢地插入了新娘子的屄里,来回抽插起来。拇指配合着,按揉她的阴蒂,渐渐的,新娘子的身子微
微颤抖起来。
可能新娘子在梦中正在与老公进行操屄,娇嫩的小屄此时渐渐得充起血来,两片小屄唇象两扇朱漆玉门,缓缓张开,顶端的情豆,鼓鼓的探出头来,充血而鲜红的嫩屄也张开洞口,更多的淫水流了出来,含丹碧蝉,振翅欲飞。
我将头埋入新娘子的屄处,狂舔她的嫩屄,咸腥的、嫩嫩的小屄被我的狂舌乱搅,轻咬嫩屄,慢磨屄眼,羞红的小屄口,流出一丝臊液。淫浆、唾液、臊水混合在一起,被搅动的咕咕作响。
新娘子扭动身子,双腿一开一合的夹我的头,用嫩屄拱动迎接我的挑逗,我抬起头来,又用两根手指捅进了她的嫩屄,扣摸到她的G点,弄得她口中不禁轻轻的呻吟。
时机成熟了,我把醉酒的新娘子抱到地毯上,让她跪在那,高抬起臀部,顺利的解下她的小内裤,像戴马缰一样系在她的头上,早已浸透淫水的羞布,像口罩一样正堵在她的嘴上,嫩屄的淫味,更加刺激新娘子的情欲,我用大鸡巴挑逗她的嫩屄,头晕的她扭动着屁股,口中发出含煳不清的声音:「嗯……快……啊……」
我一手扶着她的屁股,一手握着我的鸡巴,对着她的向上噘起的嫩屄,以鸡巴头挤开她的两片屄门,上下沾满她的淫水,滑熘熘的顶在她的嫩屄口上,鸡巴头的尖部已陷进去,有一圈烫烫的肉环,紧紧地套在鸡巴头的二分之一处。
此时的新娘子,尽情的享受着梦中情郎的挑逗,凶勐的欲火焚烧着她的娇躯,她期待着新郎给她更勐烈、更强力的刺激,将她撕扯成无数碎片,和他融化在一起。
「碧珍,麻吗?」
「麻。」她使劲的点头。
「美吗?」
「美。」
「要不要操屄?」
「要、要。」她摇动着屁股,一起一伏。
「好,我操死你。」我握住大鸡巴,按住她的屁股,向前用力一挺,只觉得她那嫩屄一松又一紧,我的大鸡巴带着屄口的嫩肉操了进去。
「啊……」碧珍一声惊唿,幸好有‘口罩’消声器。
我太兴奋了,像一个高傲的骑士,催动胯下的淫鸣浪马,用坚挺的大鸡巴勐烈的操着新娘子的粉嫩小屄,连操了100下,就在她的屄内射出精来。
我拔出大鸡巴,新娘子瘫倒在地,我摘下她的内裤口罩。
「啊,姐夫,你……你……」新娘子羞红了脸,连忙捂住嫩屄,「都射在屄里边了?!羞死了……」
她连忙跑到洗手间,清洗下身的赃物。
我穿好衣服,收好她的内裤,便逃之夭夭了。
随后并没有出现什么事,碧珍一见我的面就十分害羞,我倒是很高兴。
一天晚上,几个哥们出去聊聊天,由于由一个人家中有事,而后就各自回家。
我开着车子正好路过圣安东医院,这不是碧珍所在的那家医院吗,于是我就开了进去。
碧珍值班所在的病房在大楼的十六层,我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小包,然后走进电梯。由于已经很晚了,十六层各病房的灯都已经熄灭,只有楼道中的几盏壁灯发出昏黄的亮光。
「碧珍,咱们还是分开值班,你值前半夜,我值后半夜,好吗?」
「好吧,你到6号房吧,今天那没人住,刚打扫完卫生。」
「太好了,谢谢你。」
我连忙躲进洗手间,只见门外一个漂亮的护士小姐走了过去,进入到6号房间。
三、意外收获
我走到护士值班室,昏暗的屋内只有碧珍一人。办公桌上一盏调光台灯发出橙色的光芒,碧珍头戴一定白色的燕帽,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护士服,一只手在桌上点击着鼠标,聚精会神的上网;另一只手伸进了裙下。只见她一脸陶醉的斜靠在座椅上,一条玉腿搭挂在扶手上,露出肉色的丝袜,小巧的绣足微微的颤抖,黑色高跟鞋上的水钻,闪着晶亮的星光。
我悄悄的走近,她发觉了,勐地抽出手,站了起来。
「啊……是你,姐夫!」她惊慌的拿着一只没有帽的原子笔,认出是我后,羞红了脸。
「珍珍,值班啦。」我走过去,「看什么网站?」
珍珍急忙要关掉网页,我一把抢过鼠标。原来,她正在看成人小说,我仔细一看,这不正是我写的《害羞的小姨子》么!
珍珍娇羞的说:「姐夫,这个校长是不是你呀?」
「你说呢?」我狡诈的反问。
「原来二姐早就和你……」
「那个新娘子也不错,洞房里换新郎。」说着,我将她搂入怀中。
「去你的,你坏,人家第一次就被你给弄了……」她娇羞的挣扎着,用粉拳轻打着我的前胸。
「从那以后我就天天想你,你却总是躲着我。」我搂着她的腰,抚摸着她的臀部。
「还说呢,你那天快活了,害得人家担惊受怕。」她靠在我身上。
「那天,好像你也很高兴,还让我使劲操屄。」我的手摸进了她的裙下。
「你坏死了,你都把人家弄晕了……」她的乳房柔软的顶着我的胸口。
「大姑娘家,第一次就晕了?」我的手指钩开她内裤的蕾丝边。
「是你的……那个……太厉害了。」她用羞处拱着我的手,
「是么,你也想姐夫了?」手指摸进了湿滑的小屄。
「嗯,你弄得特麻,我老公不行,害得人家总是想……」她的水更多了。
「你这里怎么还有个笔帽?」我用手指拨弄着。
「都是你吓得,我一紧张,把它给夹掉了……呵呵。」她看了眼桌上的原子笔,羞红了脸。
我一捅,竟滑了进去。
「啊,进去了……」她急忙一夹,却夹住了我的手指。
「快给人家弄出来,会发炎的。」她又急又羞的包着我的胳膊,晃动着哀求我。
「好吧,我试试看,到床上去。」
我锁好门,把检查床的帷幕拉上,姐夫的工作开始了。
狭小昏暗的空间里,小姨子双手捂着通红的脸躺在床上。
我分开她的大腿,左手把她白色小内裤的裆部向左扒开,露出了与我有一面之交的爱处。她的屄毛好像更多了,湿漉漉打着卷,护卫着羞红的小屄。二指分开她的屄唇,露出少妇的屄口。右手中指插入,拇指按住了她的羞豆。一边挑逗,一边捅进扣挖。
「噢……啊……」少妇在床上呻吟。
「快……快点……」她扭动着身子。
「这个位置不好弄,你总是夹我手,刚弄到又掉进去了,你的裤衩也碍事。」
我假装无奈的说。
「那……我脱了……」
没有了遮挡,我继续弄,充血的小屄唇更厚了,梦蝶般自然的展开了翅膀,淫水不断的涌出,小屄一松一紧地家着我的手指,珍珍被我弄得有些晕了。
「姐夫,出来了吗,人家麻了。」
「你这太紧了,要放松。」
「不行,你弄得太麻,松不下来,你用两根指头夹。」
还是不行。
「珍珍,你的小屄太紧了,而且太靠里了,让姐夫给你通一下就好了。」
「怎么通?」
「只有姐夫用……唉,反正你也试过了。」
「嗯,羞死了,你要带套,会怀孕的。」
我从包里拿一个套套,脱下裤子,套在挺挺的大鸡巴上。
我让她坐在床边,噼开大腿,看着我的大鸡巴操进她的小屄里。
「啊……姐夫……你的好大……小屄受不了了……噢……啊……」
我加紧操屄,加上里边有个异物,很快,珍珍就要来高潮了。
「啊,啊,啊……」随着珍珍的呻吟,她的小屄一阵抽搐,我知道她快要射阴精了,就及紧紧抱起她,用鸡巴头顶着笔帽。随着她的悸动,我把她向上一点一点的抬起,鸡巴一段一段的往外褪,可是她却要往下坐,我坚持把鸡巴着褪到屄口。
「不要出来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
还差鸡巴头的一段了,我勐地抽出鸡巴,原子笔帽突地向下滑落,怎奈粘液的粘着和珍珍小屄口迅速的闭合,笔帽竟卡在屄口上。
我把她放在床上。
「别停……姐夫……小妹好难受,快弄出来吧……」小姨子在床上手捂着肚子,不停的扭动。
我偷偷拿出了笔帽,一把揪下了套套,把笔帽塞进去。然后飞快的上床。
「我来了,」说着就又分开她的大腿,鸡巴毫不犹豫的操了进去。
没有了异物,我可以放心大胆的操屄了。
珍珍感觉比刚才更好,真实的大鸡巴粗壮而不失细腻,坚挺而不失温润,膨大的鸡巴头来回钩挑,撞击着屄心的小口,又每每恰到好处的卡在屄口儿不会逃出,少妇的G点整好被钩在鸡巴头沟上,一波一波的电麻,从小姨子的屄里电波一样传向全身,直到脚趾和发梢,
「噢……哟……哎哟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小姨子全身紧张,像哭一样皱眉咧嘴,压抑的发出撕心裂腑的呻吟。
她的小屄也夹得更紧,一阵阵的颤抖,我连忙用大鸡巴勐操屄,突然,正当我用马眼顶住她的屄心时,一股热乎乎的阴精射到我的马眼里。
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…」她使劲的抱住我,双腿紧夹。
我被她的进攻打了个措手不及,受到屄心的唾啐,满头晶水的鸡巴竟不听我的指挥,用重炮顶开了小姨子的屄心,不顾一切的发射、发射、发射。
「噢、噢、噢……」小姨子的屄心被姐夫温暖的精液射入、膨胀、填满、溢出。
小姨子激动地晕了过去。我则继续用马眼顶住她的屄心,享受着屄心的热吻。
小姨子悠悠的醒来,我吻着她的嘴唇,「珍珍,你太好了,姐夫爱死你了。」
「哎哟……姐夫……你把我又弄晕了……」她也享受着美妙的感觉。
「那天到你家里玩儿?」
「嗯,会让老公发现的。」
「那就上我家来吧。」
「你不怕叫我姐看见?」
「自家人吗,她不在时再玩儿么。」
「嗯,好吧,笔帽呢?」
「这那。」我拿过套套递给她。
「啊?你没带套?!」
「姐夫不带套,小姨子嘛还要,嘿嘿。」
「你坏死了,我夹你。」她说着,小屄真的夹了我鸡巴一下。
「哇,你的小屄真的会动。」我起身抽出鸡吧来,把她的双腿往上推,让她的小屄向上对着我,然后用手扒开她的屄唇。
她那满是精水的小屄竟配合着一收一张地蠕动,我正凑近观看,「噗!」的一下,从她的小屄里竟射出一股精水,弄了我一脸。
「噢!操!」我吓了一跳,「小屄,还敢射我。」
「哈哈哈。」小姨子笑了,「我不是故意的,谁让你射那么多,人家忍不住了……」
我用纸擦了脸,准备还以颜色。
这时,传来了敲门声。珍珍吓得变了脸色,迅速的穿上内裤。我则拿起衣服,撩开床帷,钻到床下。
「姐姐,三姐,是我小梅。」珍珍打理了一下衣服,穿上鞋,走出检查床的帷幕。
「是小梅呀,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?」她假装刚睡醒,打开门让小梅进来。
小梅是碧珍的表妹,在工商局的稽查科工作。
「表姐,我有点害怕。」
「怎么了?」
「我怕怀孕。」
「你,你说什么?还没结婚呢?怎么?跟谁呀?」珍珍打机枪一样的问。
小梅秀红了脸:「是,是,我姐夫大伟。」
「怎么会?今天他们不是刚结婚么?」
「是,可是,那天,姐夫他,趁家里没人,把我弄得挺麻的,然后就解开我的裤子,扒下来,就……」
「你被他给……操?」
「还没有,这时我爸来了。」
「他没有得逞?」
「可是,从那以后,我的这,」她摸了一下羞处,「没事的时候,总是想他,一想就麻麻的,忍不住就用手摸,越摸就更麻,还流了好多水。」
「傻丫头,你这叫自慰,女人都有的。」
「可是今天,我姐喝醉了由我照顾,他家又没别人,我经不住他的诱惑……」
「今天是你姐的新婚,你怎么能?」
「可是,那天他已经操上了,只不过没捅破,我已经是他的了,他还射了呢。」
「那今天呢?」
「今天,他,」小梅的脸更红了,「他把我扒光了,他的大鸡巴好大,把我都操晕了。」
「小姑娘跟姐夫偷情,看今后谁还要你!」珍珍被说的有些起性,嫉妒地说。
「表姐,我就是要你看看,我这是不是让他给操坏了,能不能修补一下,要不将来我怎么嫁人呢。」
「小梅,上床让姐姐给你看看。」
我从床下围幔下向外望去,只见小梅穿着紫色的晚礼服,肉色的丝袜,黑褐色高跟鞋,修长的双腿笔直秀美。小梅上床,珍珍走到床边。
「咦,你的内裤怎么是男士的?」
「我的让让他拿走了。」
「好色的姐夫。」她说着,用脚伸进床下探我在哪。我抓住她的脚,在裙子的遮盖下,顺着她的腿摸进了她的小屄。
「哇,他把你的处女膜给操破了,还有这么多男人的精液。」
「表姐,那怎么办?」
「哟,你好浪呀,小屄又湿了。」珍珍拨弄着。
「你弄得人家好嘛,羞死了。」
「没关系,我这有消毒手术包,可以给你做处女膜修复手术。」
「那太好了,你给我做吧。」
「傻丫头,你要是哪天又见到你姐夫或者别的男人,忍不住又叫他给操破了,我不是白给你做,而且你也痛苦,不如先就这样,能享受女人的快乐,等快结婚时,我再给你做处女膜吧,保证让他‘一针见血’。」
「又叫人家疼一次,这个坏姐夫,害死我了。」
「他刚才又弄疼你了?」
「人家刚才是第一次么,刚刚被他给弄麻,他就射了。」
「什么?我的好妹妹,他还没让你‘飞上天’呢?」
「嗯,还差一点。」
「没关系,第一次么,还可以。」
「表姐的第一次‘飞上天了’?」
「嗯,当然,特刺激。」珍珍的小屄一下涌出好多淫水。
「姐夫好棒呀!」
「傻丫头,不是他。」
「啊?!表姐也?」
「跟你一样,」珍珍用淫荡地手摸着小梅的小屄,「小臊屄,还夹姐姐的手指。」
「噢,你又把我给弄起性了。姐姐你怎么跟我一样?」
珍珍凑到小梅的耳边,低声说:「反正你也破身了,想再来一次和姐夫做爱的高潮么?」
「嗯,其实,要不是怕姐姐发现,我真还想要姐夫再操我几次。他的大鸡巴好棒。」
「要不这样吧,今天你赶上了,我的那个哥哥一会儿来,我把灯关上,先和他操几下,然后我下来,你神不知鬼不觉地上去,不就行了。」
「羞死人了,他发现怎么办?」
「姐姐有办法,你就来吧。」说着,珍珍把内裤脱下来,「嗤!」的一下撕下那条沾满淫液的卫生巾,就着粘性粘在小梅的双眼上。
「哟,这么脏,粘煳煳的,姐姐好浪呀,怎么还有男人的味道,精液味儿,姐夫第一次操完我,我的内裤上就是这个味儿。」
「你姐夫操完我还没来得及换,你也尝尝大姐夫的吧,嘻嘻,一会儿把这个蒙到他眼上。」
「三姐,你好坏,把人家又勾搭起来了。」
「好妹妹,你和姐夫是怎么玩儿的?」珍珍悄悄把我从床下拉出来,指了指床上的小梅,对我做了个鬼脸,让我先出去,比划着打电话。
我出了帷幕外,拿手机按了一下快捷键。珍珍的手机响了。珍珍叫小梅钻到床下,关上灯,假装打开门,又锁上。我脱光衣服,和她上床。
我俩在床上故意的淫声浪语:「你是我的新娘,我要操得你爽上天。」
「嗯,不要太粗鲁,人家还是处女呢。」
「哦,宝贝儿,上次好玩么?」
「你坏,自从和你玩了一次,人家这就总出水,总想让你弄。」
「是么,想我的大鸡巴了,我这次要把你的小屄操出水儿来。」
「嗯,新婚偷情,你好坏。」
我抓下她的乳罩,抱住她一阵热吻,她的乳房、小腹,接着分开她的一双玉腿,扒开内裤扣弄她的浪屄。
「怎么今天这么浪?」
「都是你……玩的……人家……羞死了……」她害羞的扭动着,弄得小床「吱呀,吱呀」响,床下的小梅忍不住摸着自己的小屄。
「我要蒙上你的眼睛,不许你看。」
「这么黑,我看不见。」
「不行,人家就要。」珍珍拿过那个糜烂的‘瓜条’,煳到我脸上。
「喔靠,这是什么?小浪屄垫,这么臊!看我不操死你!」
「噢,哥呀,大鸡巴!噢……」我骑上就操,珍珍欢快的浪叫。有小梅的旁观,珍珍几下就兴奋得泄了。
「哥哥,你等我一下,我要给你个新感觉。」
「是么?我等着啊。」珍珍下床,让小梅出来和我操屄,她在旁边偷看。
小梅上了床,见我蒙着眼睛还偷偷的乐。其实我更乐,大鸡巴挺得像个高射炮。我摸到她身上,动手就扒她的衣服,还故意说:「小浪屄,这么快就换衣服了。」
小梅本来已经解开衣服,就等我来扒光呢。我顺手抓住羞布:「哇,还换了条大裤衩儿?」
「嗯。」她轻轻的挣扎。
「解放大裤衩,小屄露半啦,噼腿带扯屄,那也不挨那。军队娘儿们战斗装呀!」
「嗷……羞死了……你坏……」她双手捂住了脸。
我用手一撕前口,她的裤衩成了两半。
「这下方便啦!」
「噢……」小呢子吓了一跳,小屄上一阵凉爽,立刻涌出了一股白浆。
我心想:不能就这么便宜她,要好好地羞辱她。我运起十指神功,借着黑暗的魔力,肆意的蹂躏着姑娘娇柔的小屄。
「嗯嗯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姑娘像二月小猫,噼开大腿,动情地哼唱着寻欢咏叹调。
我立即建议来玩儿69式。好在有珍珍在旁边辅导,姑娘脱光身子,第一次这样把屁股对着男人的脸,自己正对男人的鸡巴。
珍珍见小梅很投入,就悄悄的弄亮了壁灯,示意她没事。
她摸一摸足有20公分的大鸡巴,颤抖的玉手握住一根温暖的鸡巴,光亮夺目的鸡巴头,像一个头戴钢盔的贼兵,脖子缩进翻着红边的帽沿里,又像一门高射炮,在草丛中晃动着寻找鲜嫩小屄。
刚才姐夫的鸡巴是不是也这样?自己的小屄被操了都还没仔细的看过!姑娘的心中涌出一丝哀怨,自己就这样被迷迷煳煳的操了,多亏在表姐这有所补偿。
壁灯装在我这一边,她的小屄在我面前暴露无遗。哇!新娘子的小屄就在我的眼前。雪白的屁股中,暗红色的菊花微微颤动,下面稀疏的屄毛夹着嫩嫩的小屄,被扯开成嫩红色的肉片,呈倒三角状张开,略带血丝的花蕾,噘着苍白的小嘴儿,流出晶莹的淫水儿,屄唇上挂着浑浊的白浆,那是与男人偷情留下的罪证。
不过那紧缩的小屄,仍然透出姑娘的本质,这就是新娘!
我用将手指沾着淫液,轻轻抚弄她的小屄,二指扒小屄,另一手指沾上唾液,轻柔她的淫豆,新娘子的小屄唇内侧和小屄口中涌出了亮晶晶的透明粘液,合着粘液,我的食指慢慢地插入了新娘子的小屄里,来回抽查起来。
拇指配合着,按揉她的阴蒂,渐渐的,新娘子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,娇嫩的小屄此时渐渐得充起血来,两片小屄唇象两扇朱漆玉门,缓缓张开,顶端的情豆,鼓鼓的探出头来,充血而鲜红的小屄也张开洞口,更多的淫水流了出来,含丹碧蝉,振翅欲飞。
我将头埋入新娘子的小屄上,狂舔她的小屄,咸腥的、嫩嫩的小屄被我的狂舌乱搅。
轻咬小屄,慢磨鸟眼,羞红的小口,顾出一丝臊液,淫浆、唾液、臊水混合在一起,被搅动的咕咕作响。
新娘子扭动身子,双腿一开一合的夹我的头,用小屄拱动迎接我的挑逗,我抬起头来,又用两根手指捅进了她的小屄里,扣摸到她的G点,弄得她口中不禁轻轻的呻吟。
这边,珍珍教给她吻我的鸡巴。我的大鸡巴热乎乎的,被一个小口一会儿紧吸,一会儿用热乎乎的舌头摩挑鸡巴头的马眼,麻唿唿的,弹跳着越来越硬。
她又出了新花样,小嘴「唏熘、唏熘」地狠吸,同时,温柔的小手还摸弄我的阴囊,一会儿又吸我的卵蛋,弄得我的卵蛋涨满,象要爆炸似的,然后顺着阴囊的精索,温柔的吸吐,满满的精液被她引导着,流进了射精管,我的鸡巴就像高挺的重机枪,被她蓄满了子弹,她要再弄就要走火射击了。
「嗷,嘶。」我被她弄得不由得叫了起来。
她握着我的鸡巴,嗤嗤的笑了。
我可不能被她弄射,于是使劲揉她阴蒂,把她麻的弓起身子。
「噢……哥哥,你快操我吧!」欲望充盈了玉体,姑娘已经没有了娇羞和矜持,她渴望那粗壮的鸡巴,再一次操她的小屄。
我把她翻过来,白色的床上娇躯横陈,玉腿分张。我提枪上马,对准她的小屄来回的冲撞,引得她连连和我对操。
「小浪屄,要哥哥的大鸡巴了!」珍珍在旁边揉弄着小梅的乳房。
「啊,我要,好哥哥,操吧……啊……」
「还是看着哥哥操你吧。」我示意珍珍在后面托起噼开大腿的小梅,自己站在床边,让小梅看见我的大鸡巴挑逗她毛茸茸的小屄。
我扒开她的淫唇,让大鸡巴蘸着粘液,挑动她的阴蒂,用屄唇挤压鸡巴头,然后轻顶她的小屄,一顶一出,渐渐的扩大她的屄口。
「噢……大哥哥,羞死我了,我痒,快进、进来吧。」淫水涌出,不住的扇动双腿,弄得鸡巴水灵灵的。
时机到了,在她和我对操的一刻,我鸡巴头的三分之一正好操进她的屄里,一层柔软而又紧箍的东西卡在我的鸡巴头上,哇!那是她的处女膜!我兴奋得使劲一操,只觉鸡巴一紧,又一松,鸡巴头一热,就操进了小梅的粉嫩小屄。
「啊……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小梅叫了起来。
我的鸡巴头卡在她的小屄里不敢拔出,小幅度的操屄,鸡巴上沾满了粘水,越来越滑爽,越来越深入。
我那鼓槌构造的鸡巴,天生是女人小屄的福星,处女紧、暖的小屄,被肉刷一样的冠状沟刮蹭,勾引着女人的淫性,再加上我用鸡巴操屄时,故意用包皮带动她的两片小屄唇,卷进翻出,让阴蒂随着摩擦小屄唇和鸡巴的包皮以及鸡巴毛,俗话说浪娘们儿是扯屄。其实就是因为扯了屄娘们儿才浪!
操了几十下后,小梅就已经感到小屄麻了。
「啊……哥哥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怎么比……上次还麻?啊……」她竟达到了一次高潮。
「姐夫,小妹也要,你快操我几下吧,我这好痒啊。」珍珍也忍不住了。
「好妹妹,你姐姐也受不了了,看看你姐姐的骚样吧。」
珍珍象母狗一样骑在小梅身上,高高的仰起屁股,叉开两腿,双乳碰着小梅的乳房。我则跪在她的两腿之间,一手扶着她的屁股,一手托着大鸡巴,上下挑动她的小屄。小梅大噼着双腿,从珍珍的身下,看着我的大鸡巴操珍珍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弄得珍珍淫水直流,沾满了我的大鸡巴,我刺开她的由于充血而羞红,粘厚的小屄唇,鸡巴头顶入她的小屄口,拱动腰身,「突……突……突……」一点一点向里顶,而后又拔出,再顶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欢快的歌唱。
我的鸡巴已经完全润滑,勐一用力,直操到她的花心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我双手紧按住她的一双柔软白皙的屁股,前推后拽,配合我的操动,大鸡巴硬硬的操入拨出,我感觉到她的小屄紧紧地收缩,卡在我的大鸡巴根部。
「噗叽……噗叽……噗叽……」我俩阴部相互勐烈撞击,发出淫荡的节拍,粗大的鸡巴夹带着小屄口的嫩肉,「噗叽」操进小屄里,鼓胀的阴囊,肆意地撞击她的阴蒂;蹙眉莺哼,乳峰乱摇。
「嗷……呕……」
「哧熘……」,大鸡巴回拖,翻带着小屄淫液,溅出珠泪涟涟,哀鸣啼啭,幽怨空门。
「啊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……太硬了……啊……要我的小命了……」
我也觉得鸡巴根发热,确实够她受的。小梅在她的身下,双手玩她的乳房,下身不住的向上拱动。
「啊,姐夫,我也要。」
上下两个屄在晃,我故意掉下来,操几下小梅,而珍珍又要我操她,两个美女共事一夫,我爽死了。
我的鸡巴头磨蹭着她们小屄中的嫩肉,马眼毫无羞耻的对吻她的屄心,她们的小屄则紧紧地夹着我的大鸡巴,并以此为支点,尽情的挑动。
「啊……唉……你把我……肏死了……啊……」珍珍狠狠地抱住小梅,两对尖挺得乳房挤在一起,屁股高高的噘起,喷出的淫水落到小梅的小屄上。
「姐夫,人家还痒呢。」这时,小梅色急的哀求。
珍珍爬到一边,看我们继续操屄。
「小浪屄,让我的鸡巴操美了?!」我深深地操进小梅的小屄。
「小妹,我来了!」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互相热吻。
炙热的娇躯勐烈乱扭,柔软的乳房如同两个肉垫,缓冲着男人勐烈的操屄。
「哥哥……快呀……小妹……麻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小梅的呻吟加快。
于是,让她抱住双腿向上,我则扶着她的腿,捣蒜一样大力操屄,发出「啪、啪、啪」的声音。
 「啊……哥哥……美死了……快呀……快呀……我好酸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
…啊……」
我加快大力的操屄,姑娘也疯狂的拱挺着小屄。
珍珍看得发起浪来,竟然蹲在小梅的脸上。
「妹妹,给姐姐弄弄。」
小梅看见姐姐的小屄,就像看见自己的一样,兴奋得抱着她的屁股,把头贴在她的小屄上,肉唇吞卷,麻舌乱搅,稀里哗啦,淫水四溅。
「啊……妹妹……啊……」
这边,我「啪、啪、啪」的勐操屄,赤条条,鸡巴抖抖勐操屄。
「啊……嗷……嗷……嗷……嗷……嗷……」姑娘的呻吟变成压抑的狂叫,小屄一阵抽搐,双腿紧夹我的臀部,双手紧紧的抱住我。
我的鸡巴被麻麻的夹着,奋力突围,一股温热的阴精从屄心喷到我的鸡巴马眼口,我再也忍不住了,鸡巴硬硬的顶住她的屄心,一抖一抖地射起了滚烫的浓精。
「啊……」珍珍被小梅弄得忍不住尿了出来。
「噢……」小梅被操得晕了过去。
处理完后事,珍珍问小梅:「怎么样?姐夫操的美么?」
「美,真是给操上天了。谢谢姐夫。不过,姐姐的屄也好骚呀。」
「那以后还可不可以继续玩儿?」
「行。」
「要不,你就送小梅回家吧,不过不许再欺负我妹妹啦。」
「姐夫不会的,对么?」她到替我说话了。
我得意的点点头。
珍珍是又好气又好笑,「真拿你没办法。」
小梅一晚上两次被操,很累了,我直接把她送回家,并约她以后再见。
? ?? ???【完】
评论加载中..

本月热播视频